烈子的站| 平面设计| 烈子文字| 烈子速写| 手工艺品| 摄影作品| 联系烈子
一个变成蛹的女孩的独白
窗外是盛夏,焦灼而热烈,我关紧门,关紧窗,那一切,于我无关。
   我是寄居在海螺里的小蟹,还是苹果心里的虫子。还是一只懒惰的蛹,永远也化不成蝶的蛹。我化不成蝶是因为我甘心做一只蛹,我不想飞翔,对一个不想飞的蝴蝶来说于其空长着一幅美丽的翅膀还不如就老老实实的回到做蛹的日子里。是啊,我说的是回到,就是说我是一只做够了蝴蝶后又回头做蛹的蛹。 而不是那些没见过世面没经过风雨的蛹们。它们怎么能和我比啊,它们知道什么是世道伦回么,知道什么是曾经沧海么――重要的是它们都傻傻的,嘻嘻,它们一个个急不可待的猴急急的盼着变成蝶的日子。当然我不会告诉它们不要这样(告诉了它们肯定还要笑我,并张大它们空虚贪婪的嘴巴!)我是高傲的,我是寂寞的,那首歌怎么说的――寂寞让我如此美丽。是啊,是啊。
   我大部分时间用来睡觉,我还自己做美容,那两盆小小的芦荟的每一片叶子都一截一截的相继长在了我的脸上,看到么,我的脸因此而绿莹莹的散发着植物的芬芳。有时我也用黄瓜,我用小刀把它们切成极薄极薄的一片片然后一边吃一边把它们贴到我的美好的脸上。我是多么喜爱这些清香的小东西。我想它们也一定喜欢为了一个可爱的蛹的美丽而牺牲它们的香喷喷的身体,它们的精神将是长存于我身上的,将是不朽的,将以一个蛹的伟大的形态在这世上发扬光大。
   说到睡觉――我是那么热爱睡觉!睡的时候我能做五花八门的梦,我能在梦里回到做蝶的时候,我能在梦里****,并一次次达到顶尖儿的高潮。你们没见过一只蜜蜂和一只蝴蝶是怎么样****的吧,和人是一样的,本质上差不多了,只是它们更疯狂更热烈更执著更翻江倒海――它们,也就是我们,我,一只蝶和一只蜜蜂,我们在花的海洋上翻江倒海腾云驾雾,我们象人把床单弄得象抹布一样把花们弄得象血一样在地上流淌――说到这真的让一个心如止水了的蛹又动了凡心!可是怎么行呢,我受够了那样的日子啊,受够了他和我那样之后回到他老婆――一个娇小温柔的小蜜蜂的窝里去的日子。我恨不得撕碎那个小窝就象一脚踩碎一朵美丽的野花一样痛快淋漓。我恨不得撕碎他在我面前痛苦无奈的可怜样子。我受够了!让他见鬼去吧,让他死去吧,让他过他的小日子去吧。我不是一只没人要的蝶呀,我美丽高贵风情万种风华绝代!只是自从有了他后,别的蜂和蝶在我眼里就变成了草芥,正眼都不想看一看。他们围着我转就象一群苍蝇围着一块香甜的大蛋糕,有喜欢苍蝇的蛋糕吗?没有。我只喜欢他,而他有一个温柔似水的妻子,天呐,我恨死了那个小女人,我恨死了他。于是我不假思索的借用了人们的招数,我一哭二闹三上吊,我把他和我自己都折腾得天昏地暗死去活来筋疲力尽万念俱灰。可是人的招数不管用的呀,人对待这种事比我们蝶还要没有用,我看人们比我们蝶的苦脑一样也不少,而且他们中有些人居然真傻到去死,哈,哈。有些人还就打算一辈子在一棵歪脖树上吊死。哈,哈。有些聪明的蝶指点我去找那个温柔的小蜜蜂,可是我知道这是一个多么没有蝶性的主意呀!我是一个顶天立地的小女子,我才不做那种事呐。我宁愿咬碎了牙咽进肚里,我宁愿让他在以后的残生里因没了我而了无乐趣苟且偷生,我宁愿躲在我的茧里偷偷的笑,哈,哈,没地儿再去找象我这么好的蝶了,没有了!后悔吗你,活该!哈,哈。一想到这我就快乐得要命,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开心死了。
   ――我就是这样又做回我的蛹的,我每天快乐的睡觉,快乐的看书,美容,吃零食,我还是一只会上网的蛹,我在网上象一只蝶一样飞来飞去沾花惹草,因招人喜欢而交了一大堆的网友,我可不是一个那么死性的人,我才不一棵树上吊死呢,不管那树的脖子是直的还是弯的。现在我都快忘了这世上还有蜜蜂了,有吗,有那种会酿出甜甜的蜜来给你等你喝下去了喝上瘾了然后才发现原来喝下去的都是毒药可是为时已晚的东西吗,有吗,当你懂得了做个聪明的蛹的道理,当你躲在了厚厚的茧里这世上还有什么可怕的呢,你关紧了你的窗锁紧了你的门拉上了厚厚的窗帘坐在了方方正正的电脑前――啊,外面炎热似海外面寒冷似海都伤不到你半根毫毛!哈,哈。
   蛹万岁!蛹的日子万岁!万岁万岁万万岁!

京ICP备09024099号
 
polo t-shirt shoeschina whole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