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子的站| 平面设计| 烈子文字| 烈子速写| 手工艺品| 摄影作品| 联系烈子
感激婆婆
我有一个不大会讲普通话的婆婆,个子矮小,有点胖,眼睛大大的。之所以强调她老人家的眼睛,是因为她的四个儿子都是小眼睛单眼皮。记得第一次回南方过年,一次饭桌上婆婆大人不小心环顾围坐一桌的四个儿子,一个北方儿媳,突然发现一项顶一致的地方,她用家乡话说:“怎么都是单眼皮?”大家便瞧着我笑,我便搔先生的痒,逼他翻译,后来很长时间没事时,还以此为乐。公公婆婆都是双眼皮大眼睛,何以生的儿子都是单眼皮?大叹机缘不巧。但我却有了盼头:想来同是单眼皮的父母亦能创造出双眼皮孩子的奇迹吧?不过现在理想已经破灭了,我的小女儿顺理成章地继承了夫君和我的脸谱:单眼皮,不大也不小的眼睛,不高不也矮的鼻子,一张不大也不小的嘴。真是清秀甜蜜得要命。
  婆婆是个好婆婆。丑媳妇终于要见公婆了,结婚半载的我被先生拉着手坐了几天的火车,经黄河过长江的,当终于走在他家乡的小路上时,那天的天空是那么的晴朗,屋是一幢幢零落的矗立在那儿,雕梁画栋,飞檐向天,古色古香。我是极踏实地走在那完全不同于北方冰天雪地的南方的小路上的,新奇、羞怯、幸福。快到家门时婆婆迎过来拉住我的手摸挲着,就像摸挲着她自小的孩子的手,她穿着农村人爱穿的水粉色的衣服,不苍老但却粗糙的脸不笑的时候很厉害的样子。后来知道她是一点也不“历害”的,她勤劳善良得一如一个最亲近的母亲。她不会讲普通话,只是看着我笑,脸上完全没有研究、挑剔、倨傲、客气等我认为婆婆大人该有的表情,而是慈祥、宠爱、宽容。我们不能交流,却一点也不陌生,就是互相看着笑一笑。她是那种有点嗔怪的笑,亲切、包容。我是羞答答的笑,然后是大家看着我们的笑一起大笑。在那个生平过的第一个不胜其寒的南方的没有取暧的冬天,我的心里却一直是暧洋洋热乎乎的。常常她给她的懒儿媳妇端了什么刚做好的吃的来,也就只费劲的说一个字:吃!而这时她的又惭愧又感动又恶习难改的儿媳妇一般都是躺在床上捂着棉被看书呢。
    后来我同先生到广东生活,婆婆来看我们,常常我换了一件什么衣服就会问笑呵呵看着我的婆婆大人:好看吗?她老人家就大声说:好看呐!语气里全是对一个调皮孩子的疼爱。我就小人得志笑容满脸骨头发轻,简直是喜形于色眉飞色舞。有时她还会加一句:你穿什么都好看呐。先生在旁边就哈哈大笑。婆婆不管什么时候看见脏衣服就会去洗,我回来了看见就说:妈,不用你洗,我洗。说着生硬普通话的婆婆说:下班洗,辛苦了!我的眼睛就湿了,只好装作叠衣服,低下头。婆婆身体并不好,常年干活落下的病根脊椎痛,痛起来不能起床。我不知道怎么做才能告诉她我的感激和心疼,我不会说动听的话,不会泼泼辣辣的干活。一次和先生生了很大的气,一气之下回了娘家,是婆婆一的一句话让我心动,电话里婆婆只是反复地说:刘烈,回家了。

京ICP备09024099号
 
polo t-shirt shoeschina whole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