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子的站| 平面设计| 烈子文字| 烈子速写| 手工艺品| 摄影作品| 联系烈子
无题
我的心碎了 没有针线可以缝补
   我的心丢了 终于丢了
   像一个软软的血团 被绞得像一块烂泥
   是被抽去了空气的木乃尹
   一具
   哎呀!哎呀!我的心它怎么会不见了
   我想祈求上苍呀
   心拿便拿了 是什么还在痛呢?
   它就是光天下的一粒水珠啊
   忘记了躲在树叶的下面
   ——那么,我还活着吗
   我痛啊
   告诉我 这般痛
   还要活着吗
   世界末日到了
   我的大厦
   倾了
  
   我像往常一样生活着,就是有点心不在焉,做饭时锅都干了半天才想起放油,满脑子的形象。心跳得很快,说明它还在。身子总不可遏止的抖,是冷吧,说昨晚的汤不好吃,苦,问我茶好喝吗,也是觉得苦,硬喝的,说是你的心苦吧,不知道,反正都是苦的。
   为什么呢,为什么我的心中没有恨,我的心是玻璃碴一样的碎屑了,每一屑又都在说着不舍得,我甚至怜悯,怜悯这场游戏中除我之外的所有人,我心不在焉。为什么呢,为什么我没有恨呢?
   昨晚他们的谈话我都忘记听,我真豁达,而且我一直没有离开桌子,是因我懒,不是别的,是因我心不在焉,忘记了也许应该走那么一会儿。
   上午下楼时碰见楼下的人去买菜,说明儿三十了,是吗,我恍然明白,真快。
  为什么呢,总想问个明白,问个明白,我不恨,但是我痛,我只记得我的痛,别的都忘记了,我不停地研究着它,几分茶,几分水,又有几分人情在?我紧紧偎在那怀里,似清明了,想一刻不离地跟着,看着眼睛,不是为了看(守)着,就是只在一起时,我的痛才离开我一会儿。诗经云:生死契阔。意思是与子相悦,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什么话?
   我在演戏,说着有一句没一句的台词,像我现在正在写的也是台词。我是一个挺不错的演员!但是当我拉下帷幕,台上只剩下我一个,格格在旁边,只是累我,不能安慰我,别人的安慰都是没用的。当我拉下帷幕,我的心就空了。我痛,又不知痛在哪,怎么痛的,怎样才能像扔掉赘生物一样割掉它,因此我茫然,我心不在焉,因此我的痛也不真实了,因我找不到它了。
  
   我喜欢就让血流着,汩汩地流着,现在只有这个声音是我可以听到的,我不会思索,单单就听着它流淌时的眩晕、美妙,血流着,汩汩地流着,听到了吗。
  
   格格刚醒了一下,搂睡,缓缓地爬起来,被睡中的她知道妈妈溜了,又会醒的,因此我通向深深处的纽带断了。又心不在焉了,又像有什么逼似的。要写给你,没有过好文章,是因为你一直包我在柔软的锦缎里,幸福是不会生育灵感的。我一直没好的东西是给你的,我小的时候,有好的东西给不值的人了,你介意,现在还介意,说不定某个圆月亮的夜晚你还是会被咬得叫出声来 ,那声在我听来便变成了利刃。我重新记起了苍桑、荒凉等淡忘许久的词汇,现在有了,唉,你认为它好吗,如果能看见这一笔一划下血的痕迹,就知道了。现在我把血给你,烈的血……
  
   怀格格的时候,枕畔上,你说:糟了,我的大孩子要当妈妈了。 多好的话!一直像珍珠一样在我心田里存放。美好是有的但是她短暂,我已经了淡忘被人一心一意关怜的滋味了。我们任感情粗糙的长满野草荆棘,是自然规律吗;是我的错吗,不说也罢;回忆,不要也罢;古老的问题;不谈也罢。
  
   我留恋什么呢,本就在那等着我,等着我背着装满疲惫的行囊坚强地踏上去,在下车的时候,我的脊背应是直的,脸应是光鲜的。我等什么呢,我不舍啊,我用充血的双眼一刻不眨地看着,睡和醒是一样的没有区别,我吃着不知什么滋味的饭,是为了能多看一会儿。我真柔软,到现在它还那么柔软。哎呀,我怎么没有眼泪呢,我不能原谅我流过的眼泪,那么说好吧,来的就是好的,给我什么我就要什么,一切都那么自然!就像昨晚,我唠着家常,是老朋友聚会呢,多自然!多好!
  
   着急呀,天晚了,又下雨了,有那么多的话还没写。真是的,那么多的岁月怎么能一下子写清呢,真傻,这是感恩诗一样的,要慢慢写,但我急呀,有人等着我呢,话说完了,有人等着我呢。
  你给我的,是那么多的爱!像牛一样吃的是草挤出的是奶。我给你伤害,你给我爱,你真好;还有因我流的那么些眼泪,让我怎么回报呢,而我却用那么温和的方式斩断了你的情缘。哎呀,我坏。想想吧,我真坏!
   唯一付于你、对你好的人没了,被我撵跑了。哎,我居然杀人不见血。
  
   我有罪,你不知道,因为你坦荡。时间过得真快,我得拣紧要的说了,我不是顾城说的那样:用说明自己有罪来证明自己无罪。 我感恩,不是忏悔,也不是赎罪。
  一切该什么样子就让它什么样子吧
  你说过,你为钱苦,我为情苦,我闲呀,整天的脑子里都是想啊想。现在你也为情苦了,或者,你因我的苦而苦,你真累。
  
   格格在梦中像个大人似的抽泣着哭,呢喃着听是:爱你。是做梦妈妈没了,都哭出来了说爱你,醒了搂我的脖到另一侧睡,老歪这边累了。又耽误我不少时间。格呀,你这么小就比妈妈强了,你会爱、会执著,而妈妈只会跑、会缩,连爱你也不是不可能放弃的了。
  
   这时你进来了,说喝茶不?泡好了,白毫银针!你真聪明!白毫银针确实是烙进我生命里的茶叶,你买了,给我喝吗,你没想那么多,你真关心我,你不知白毫银针苦,不怪你。
  
   你用爱锁住了我几年,锁住了我的心我的腿,在每一个简陋的屋里,锁住了我的青春交响曲,让我在无数个日夜中除了品味你别无可想,现在你放我走了,用这么入骨的方式,谁会说你不聪明呢。
  
   忽然平静了,集中了,面对我自己面对眼前的日记本,我只能看见这些,像是终于在一个遥远的地方找到了丢失了的自己。找到了,不管找到的是什么,找到了就好了。
  
   不知为什么,又像是为了证实什么,请大家帮我记着,老想告诉全世界的人:你知道吗,××都那样了,你知道吗,你知道吗,我为什么不相信呢,相信心就不痛,我为什么不信呢。请大家帮我记着吧,把责任都给我了,我让他走的,像我这样的人,换别人早走个精光了!
  
   我想忍来着,今天忽然发现没用,破了就是破了,我们演戏,说台词,真累!我终于解脱了,谁说不是呢。
  
   你曾说早晚会告诉我的,现在我知道正好,我终于醒了,我睡了两天,被一狠记打蒙了,睡了两天。我想可是过年呀,明天过年呀,现在也想开了,想开了真好,不计较,还要感恩。
  
   你几年前把我要回家就放在那儿了,你还说,我这么怪的人没见过。
  
   不说了。
  
   贾宝玉终于走出门来,看见漫天飞雪说:好一似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京ICP备09024099号
 
polo t-shirt shoeschina whole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