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子的站| 平面设计| 烈子文字| 烈子速写| 手工艺品| 摄影作品| 联系烈子
武打

 烈子只身一人落榻于塞外客栈.一路风尘飘飘烟雾迷离,但她对一切都恍若不见!一双丹凤眼里是一片夜空的深遂和冷峻,紧紧抿着的樱桃小嘴还依稀可见曾经的调皮和风流!一身白衣飘飘欲飞与雪天一色.
    客栈里早有几位怪模怪样的的人或坐或站,或醒或睡,但在她眼里却形同无物,或者说着疯疯颠颠的话但还是一眼就能看出皆非等闲之辈.手无缚鸡之力的她却仍然无动于衷----至今始方知道,何以心态竟苍老若此?!而她苦苦寻觅的人究竟在哪里呢?
    背转身来,任风吹去浮上眼圈的湿润,对趋上前来,一双眼睛转来转去的店小二,轻启朱唇,声若耳语,低低道:拿琴来!平淡之中自有威严,吓得店小二一溜烟地不见了影,不多时一把散发着淡淡兰香的古筝被放到了临窗的桌上,烈子不仅抬起头环顾四周,只见一着青袍的俏丽女子正斜倚栏杆,手中还拿着一把小扇,有意无意地摇着,一双饱含秋水的眼睛冲着她眨了一眨,烈子的心怦然一动,一股似曾相识之感汇成一股暖流又冲得她的眼睛...唉,今天是怎么了,她在心里责备着自己.遂赶紧低下头来,纤纤十指轻抚琴弦,玉齿微启---一曲曼歌就水一样流淌在赛外的漫漫白雪上了:
    山也迢迢,水也迢迢,
    山水迢迢路遥遥,
    盼过昨宵
    又盼今宵
    盼来盼去魂也消
    梦也渺渺人也渺渺
    天若有情天亦老
    歌不成歌,调不成调
    风雨萧萧愁多少
    ........
    曲罢四周是一片死一样的沉寂---,猛然间一声长啸直冲霄瀚--
    欲知是谁发出,且听诸位有意者分解

 


京ICP备09024099号
 
polo t-shirt shoeschina wholesale